• 客服QQ:33521711
    新区QQ群:511020181 新·精仿天堂 www.geibb.cn

天堂原创小说连载      精仿天堂独家定制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第一乐章:

 天堂 第一乐章 光与影 第一章 平静的时光 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了,在它那灼人的光芒下,特罗斯庄园沐浴在夏天的阳光下。 成千只知了躲在繁密的树枝上,吱呀吱呀地叫个不停,那叫声很单调,单调的让人昏昏欲睡。夏风长拂,杏桃木和橄榄树的叶子翩翩起舞,有若少女的小手对情人的呼唤。 真是幸福而悠闲的生活啊。静静的躺在葡萄架底下,哈维·特罗斯发出了内心的感叹。 他面前,琳琅满目水果和糕点摆了一席。清澈的古鲁丁葡萄酒,慢慢的流进心底,留下一丝醉人的余香。淡青色的炭火下,羔羊慢慢的变得金黄和焦脆。 美丽的侍女将香气扑鼻的烤羊肉从铁叉上取下来的,用银色的小刀熟练的切成薄片,涂上特制的浆汁,送入哈维的口中。 一个美丽的侍女轻轻的捶着他的小腿。 一股渗入骨髓的闲逸在空气中流淌。 慢慢的,睡神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旁。现年十九岁的哈维面容柔和而秀气,他的个子比寻常人高上一点,此时,睡意纷纷的男子身上,洋溢着一种懒洋洋的味道。 喵呜—— 一只奶油色的肥猫越过草地,小跑几步,一个虎跃跳到哈维的肩膀上,长长的尾巴打着摆子,厚厚的肉掌肆无忌惮地踩着他的脸庞。 嘘,乖,伦巴,我的午睡时间到了,别叫啊……哈维抓住大猫柔软的肉掌,把猫儿把到怀里,对着扭动不依的猫儿喃喃自语。 花猫很重,肉乎乎的身体压的躺椅沉了一下。死死的抱着怀里的猫儿,哈维好象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枕头。 愤愤不平的猫儿,伸出有倒勾的粉红色舌头,使劲的舔着哈维的鼻子,花斑毛的扁脸充满愤怒的看着主人那懒散的表情。 天哪,我犯了什么罪孽,竟然让我附生于一只猫的身上? 曾经是大大有名的邪恶之神,发出了他第一万八千五百六十三次的诅咒。 作为诸神之中最有实力的神祇,竟然也逃避不过命运之嘲弄,当和死对头善良之神决斗时,肉体在激烈的战斗中化为大地的尘埃,巨大的能量冲击甚至让空间产生了变异,伤痕累累的他,在被迫在肉体毁灭的时候进行了灵魂的转移。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空间变异的能量竟然让他附身于一只猫的身上,当然,有失便有得,他,不,那一只肥猫拥有了不死之身,任何的物理,魔法攻击对它无效。 然而,一只拥有了不死之身的肥猫,也还是一只猫。昔日的神灵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和魔法,转生成了一只猫,一只只会喵喵叫的肥花猫。 值得庆幸的是,相同的空间的里,它的主人也是一个有着类似命运的人,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叫做地球的异域的人。他的灵魂飘荡到这个世界上,这个叫做天堂的大陆。他的名字,是哈维·特罗斯。 看着面前那只因为愤怒而有一点变形的猫脸,楚轩,不,应该是哈维叹了一口气,每天乏味的例行辩论又要展开了。 作为比邪恶之神幸运一万倍的人,他转生在亚丁帝国的三皇子,十七岁的哈维身上。作为同样转生的灵魂,他是目前唯一可以和邪恶之神,不,是那一只叫伦巴的肥猫进行心灵沟通的人。 你这个懦夫、胆小鬼、下流胚、乌龟、王八蛋、只懂得藏头在龟壳里,调戏无知小女孩的蠢蛋,为什么你不能活得像个人样?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承诺答应我的誓言呢?你你你,枉费我帮你做了那么多,你却像一个乌龟似的,一天到晚缩在你的家里享乐。 伦巴,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挺滋润的吗?我,亚丁国的三王子,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风靡帝都万千少女,只要我勾勾小指头,无数美女都会*。再也没有比这样的日子更惬意的了,我看你是妒忌我的好运气。伦巴乖,我现在不是用力的做了吗?我有我的一小班的势力,我也让别人给我们打听你的事情。 我呸,你这个地球阿三!难道你一生是伏女人的肚皮上的?那真是可喜可贺啊,尊敬的三皇子,亚丁帝国的未来之星!你为什么不争取,你这个地球乌龟!难道你不想建立丰功伟绩吗?三皇子呀,你是三皇子呀,难道你不想再进一步,成为亚丁帝国的帝君吗? 当皇帝有什么好处?以我这样的聪明绝顶,为什么要和我那两个哥哥争那个烂凳子?那种东西用来作柴火还显得笨重,我需要的只是一张能够容纳上百人的大床。 当了亚丁帝国的帝君,你可以有数不清的美女,无尽的权势,广袤的土地踩在你的脚下…… 然后呢,我做什么? 那使你可以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命令所有的…… 哈维哈哈的笑了起来,对着周围的侍女说道:海蓓,你的手法太轻了,用一点劲,还有丽娜,不要给我喂有筋的肉,把我身边的酒杯端过来…… 粗鲁地拧着花猫粗短颈部上毛绒绒的厚皮,亚丁帝国的三皇子哈维继续用心灵和伦巴进行着沟通:你看,我现在同样也可以命令我周围的所有的人……哈哈哈哈。 不断挣扎的肥花猫看着面前的白痴一样的男人,心中的诅咒越来越强烈。 可是你不想回到你的故乡,再见到你的亲朋好友?就我所知,只要你当上了亚丁帝国的皇帝,一切的不可能都会成为现实。 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面前的邪恶之神猫,哈维说道:难道你在猫身上待了几年,你的脑子已经开始退化了,我现在可是一个皇子呀!一个不用干任何事情,就可以幸福的生活的寄生虫,难道你认为我还愿意回去吗? 使劲的摇了摇头,那只叫伦巴的肥猫做着最后的努力,但是,你可不可以帮我找到善良之神的转生体,我我我,真的不想做一只猫了,喵呜—— 开玩笑,世界这么大,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三皇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和实力,一下就找到善良之神的转生呢?何况我一直在用心的去找。 可是,你的势力太小了,为什么你不追求更大的权力呢?我可以帮助你。三百年前,在我的帮助下,亚丁帝国的君主特罗斯二世几乎统治了半个天堂大陆。那是亚丁帝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帝国的版图东起黄昏山脉,西面达到死亡海沿岸,甚至曾占领了…… 可惜还是失败了,败在善良之神的代言人手中。 还有一千三百年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猫儿猫儿不要愁,喝杯美酒解忧愁,来,喝酒。 哈维拿起了酒杯,将古鲁丁的葡萄酒灌进了伦巴的口中,来来来,一醉解千愁,伦巴,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咕噜,咕噜…… 哈维完全不顾花猫被呛得不停的咳嗽。酒的力量慢慢的开始发作,一只可怜的猫有什么酒量! 喵呜……伦巴用力瞪着主人的脸,喵呜……喵呜……你卑鄙、无耻、下流、贱格、社会的人渣垃圾……你会有报应的,尤兰达,你现在在哪里?…… 花猫凄惨的叫着,它金色的瞳孔开始变成金色的漏斗。慢慢的,哈维怀中的猫儿停止了挣扎和叫唤,软软的躺在主人的怀里。 哈维拍了拍怀里已经陪了他三年,肥得如同圆球的花斑猫,那个可怜的邪恶之神。 愿上帝保佑你,阿门。他轻轻的画了一个十字架,将最后的一点点在了花猫的红润的鼻头上。 是的,天不早了,该到睡觉的时间了。哈维伸开了双臂,美美的打了一个懒腰,然后将肥猫搂进了怀里,开始了他的美梦。 时间慢慢的流逝,太阳已经开始收起它那炎热的光芒。空气中的炎热开始消退,原本轻轻的扇着扇子的小侍女,给主人披上了一条薄毯。 哈维怀里的隆起蠕动了两下,可怜的猫儿醒来了。伦巴轻轻的摇了摇昏昏欲睡的脑袋,大声的诅咒着那该死的酒。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哈维,用劲的踩了他的脸庞一脚。 不要,柔儿,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摸我。现在还早,不要叫醒我,zzzzzzzzzzz。 哈维翻了一个身,又继续开始睡了。身边的小侍女捂着嘴偷偷地笑了,大家都知道这个花猫是主人的最喜欢的宠物。她们将还在蹂躏哈维脸庞的花猫抱下来,然后细心的给主人重新盖好了身上的薄毯——虽然主人告诉她们不需要这么贴心的服侍,但是她们觉得这是侍女们的本分。 不要闹了,伦巴,到别的地方去玩。厨房里面给你做好了一条清蒸鱼,你再调皮的话,鱼儿就没有了。 温柔的小手抚摸着花猫的头顶,小侍女将花猫从哈维身边带走。 花猫心有不甘的看着被美丽的侍女服侍着的哈维。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自从和这个家伙一起来到这个大陆以后,花猫的心思只有一个:赶快的离开这个该死的身躯。 像他这样的一个高贵的灵魂,这里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昔日的神灵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地球人楚轩的身上,因为只有这个人才能和他沟通。 花猫多么希望哈维能够成为亚丁的君主,而不是现在这个小小的三王子。只要这个家伙当上了帝国的君主,就绝对就可以用最快的时间,帮助自己找到善良之神。 可是,为什么他表面上竟然是一个没有任何野心的人,不,不能这么说,他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可是他用他的理智将他的野心牢牢地控制住。 通过伦巴仔细的观察,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地球人楚轩到现在将他的角色扮演非常好。在所有人的眼里,现在的哈维就是一个没有野心、懒惰、有一点小聪明和好色的贵族。他的身分就是一个寄生虫,一个天生下来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幸运儿。 心有不甘的花猫喵喵的叫着,但是那几个小侍女们,却走上了想要捂着他的嘴巴,防止他惊醒了主人的睡眠。看着小侍女们轻盈的步伐,花猫决定还是先到厨房去逛逛吧。 肥花猫拖着那肥得像圆球一样的身子,灵敏的穿行在花园里。前面就是厨房了,不知道那一条清蒸鱼的味道做的如何?就在花猫思考和沉迷在这个深奥的问题的时侯,一只灵巧的小手一下子抓住了花猫颈部的厚皮,把他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花猫懒洋洋的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任由一只美丽的小手,轻轻的帮他梳理着身上的毛发。那条清蒸鱼已经进了伦巴的肚子,现在他只想睡觉。 伦巴,乖伦巴,你说我漂亮不漂亮? 正在享受着服务的肥花猫,轻轻的哼了一下,翻了一下身,露出白白的肚皮。 真的是好舒服呀。他用着他那黄色的眼球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那个照顾了他几年,叫做莲柔的女孩。 金黄的秀发和海蓝色的眼睛,一张有一点孩子气的脸庞,在这秀美纯洁的外表下,紧身的侍女服把她美好的胴体线条显露无遗,充盈着活力和生气。 用着手指在伦巴白白的肚皮上画着圆圈,莲柔把脸靠近了了猫儿的头部,你呀,越来越肥了。今天吃了什么东西? 废话,呜…… 你的肚子好软呀…… 又是废话,呜呜…… 伦巴,你觉得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色鬼,呜呜呜…… 花猫哼哼唧唧的享受着莲柔的抚摸,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 伦巴,有很多人说我们少爷是一个懒惰、好色、无能、懦弱的人,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当年我被少爷买下来以后,他一直待我很好,就像是一个父亲对待一个女儿一样,不,不对,他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猫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少爷。 那是因为这家伙是恋童癖,变态狂,呜呜呜呜呜 莲柔叙述着自己的心事,她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可是,再过一年,少爷就应该和别人成婚了…… 放心,你逃不出他的魔爪的。最多一年,呜呜呜呜呜…… 少女停下了手,透过窗子,落寞看着远处的花园。花园中,夏日的鲜花正在怒放。只有十六岁的她,本该是风和日丽的色彩,却有了自己的思量,自己的忧愁。 没有感受到对肚皮的抚摸,花猫很不满意的伸出了粉红色舌头,舔了莲柔的脸一下。 猫儿的舌头让莲柔的心情好了起来,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考虑到猫儿的心情,莲柔坐起了身子:你看。 慢慢的,莲柔的身子从床上浮了起来,空中的她手一张,伦巴也飘了起来,投入了她的怀里。 好玩不,伦巴?你知道吗,这些全是少爷教给我的,我看过别人的武学,也知道一个人如果要把功夫练到我这种情况,要费多大的精力和时间,而我在少爷的指点下,已经有这么大的成就,伦巴,你还认为少爷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吗? 莲柔的脸上充满了崇拜,而花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浑身的毛倒竖了起来,非常鄙视哈维的无耻。那个地球来的白痴,他懂得什么东西?他知道的一切还不是由我这个伟大的神灵所教会的?虽然这个家伙苦练了他的武学和魔法,却从来不在别人的面前显露自己的本领。于是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平庸的三皇子,拥有一身傲人的本领。 教了哈维还不够,可怜的自己,被这个白痴用一句一个好汉三个帮的理由来帮助哈维训练了几个好手,比如这个莲柔。 因为莲柔照顾了自己几年,每天帮助他洗澡,按摩……所以他通过哈维的嘴指导莲柔的时候,特别的费了不少的心思。 根据花猫所知,哈维是目前唯一可以和他进行心灵沟通的人。为了保护这个人的安全,他才费尽心机的指点这个小女孩的武学和魔法,可是,这竟然成了那个白痴的功劳?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而且,伦巴,少爷虽然有一点口花花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这些姐妹们毛手毛脚过……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发育成熟,他的心里早想了……呜呜呜呜呜…… 少爷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喵呜——邪恶之神再也受不了小女孩的话语,三年来的失望、难受、忍气吞声如同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他的心情郁闷无比,扑到面前的一个枕头上。这就是那个地球白痴!他用力地举自己的爪子,准备来来一场破坏。 不可以。猫儿又被提起来,乖伦巴,你又要搞破坏了,来,我给你洗澡。 喵呜——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可以欺负我,我不要当猫,我要回到原来的情况……喵呜——被提着毛绒绒的颈部的猫儿的叫声,传遍了整个特罗斯庄园。 这是大陆历七二三年,一个充满了祥和的年代 莲柔坐在她的小闺房里面,仔细的缝着一件小小的衣服。花猫依偎在她的脚下,发出不满的呼噜声。这是一件莲柔以前给花猫做的过冬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点的破损。 我跟本不喜欢这些东西呀。 伦巴的抱怨没有人能听懂,莲柔只是用脚趾头制止了花猫讨厌的呼噜声。。 比划着花猫的身材,莲柔皱了皱眉头:伦巴,你该减肥了,看看,去年的衣服你又穿不上去了。 金黄的太阳透过窗口照在她的脸上,将她那雪白的肌肤,金色的卷发,挺直的鼻梁映照的一片金黄,如同一座黄金的女神雕像。 莲柔莲柔,大事不好了。 她的卧室的门被猛的推开了,萝月,哈维的另一个小侍女冲了进来,这是一个如同新月一样美丽的少女 萝月,什么事情,难道你又捅出了什么大的麻烦,先说明,我可不会为你背黑锅。 非常幽怨的看了好朋友一眼,萝月噘起了嘴。其实萝月的性格并不急躁,但是碰上比她更文静的莲柔,她就显得有一点沉不住气了。萝月乖乖的坐在了莲柔的面前,年龄比她大半岁的莲柔是她唯一的克星。 既然是这样,嘿嘿。萝月平静了下来,露出了狐狸一样的笑容,说道:这可是你说的,首先,有麻烦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少爷哈维,是他有麻烦了。第二,这可不是小麻烦,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莲柔非常鄙视的看了自己的好朋友一眼,他能有什么麻烦?少爷虽然不是什么好家伙,可是他也从来不惹事生非,难道你是想说他到了哪儿,强抢了哪个贵族的小姐,还是又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干出来了什么荒唐的事情?我可是一天到晚都陪在少爷的身边,有话直说了吧,你是不是又想借少爷的玉狮子用一下? 不要奇怪这几个小侍女为什么会这样的称呼哈维,当女孩子被男人宠爱、骄惯一阵之后,她们在那个男人面前的表现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胆。 而这些,也就是哈维所乐意看到的,他不喜欢那些如同木头一样的仆人。 哈维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懒散的家伙,没有一点主人的觉悟。对于这几个一天到晚侍奉自己的小侍女们,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来训斥。 在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上行下效,这几个小侍女慢慢的变得活泼了起来,她们对哈维已经没有畏惧,只有忠诚和依恋。 你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不过,这件事也是由少爷的那些狐朋狗友引出来的。莲柔,你知道埃克特吗?就是那个凯威埃莱.埃格雷特.埃克特男爵。 当然知道,就是那个既贪财有特别要面子的埃克特,上个月他不是因为有病而辞去了官职离开了京城,你说这些和少爷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萝月的脸红了一下,轻轻的啐了一口,这还不是我们那个荒唐的少爷搞的鬼。他和埃克特打了一个赌,赌的是埃克特的屁股上,一个礼拜之内会长出了一根尾巴。 一根尾巴?听到了这些,一向文静的莲柔疑惑的看着她的好朋友,彷佛面前出现了一只来自冰原大陆的无尾熊,她也顾不上什么形态,一下子拉住了萝月的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爷赌埃克特的屁股上,一个礼拜之内会长出了一根尾巴,如果没有的话,他将输掉一万枚金币。 那么,埃克特的……的那个上面到底长没有张出了一条尾巴?难道少爷用魔法来……莲柔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问着萝月。 别乱想了,埃克特的屁股上根本没有长出什么尾巴,我们的少爷输掉了一万枚金币。 不可能,少爷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苯和懒,可是他才不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那可是一万金币呀。指头比划了起来,莲柔想象着一万金币能够给花猫做多少衣服。 少爷可不傻,他输了这场赌博,却赢了十万金币。这事说起来也很简单,少爷和他的朋友赌的是我们堂堂正正的凯威埃莱.埃格雷特.埃克特男爵,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下他的裤子,跳一段光屁股舞给大家看,可怜的埃克特男爵为了赢得那一万块金币,果然在哈维和他的朋友面前脱下他的裤子,还兴奋的扭了一扭。说完,萝月还在莲柔的面前扭来扭自己的小腰肢。 原来如此,听到这儿,一向文静的莲柔笑得连气也喘不过来。 这个少爷,真是…… 你先不要笑,他的那些朋友输了这场赌博之后,很不服气,也不知道少爷怎么想的,他们又打了一个赌,赔率是一赔五,这次的赌博可是非同小可,你想不想听? 莲柔紧贴着萝月,用最亲切的语气说道:我的好姐妹,告诉我,少爷的那一匹雷斯纯血马儿你想用多久就用多久,不过不要告诉少爷就是了。告诉我嘛,萝月。 用力的摇着萝月的胳膊,莲柔努力保持的淑女形象荡然无存。 这可是你说的。萝月搂着莲柔,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们赌的是少爷在一个月之内将尤文达追到手,或者是和她有特别密切的关系。 这是什么和什么,莲柔看着萝月,脑子里是一团乱,哈维和尤文达,这怎么可能? 尤文达,是亚丁帝国的女性里面的一个传奇和骄傲。她从七岁起女扮男装进入战士学校,短短三年就提前毕业,得到初级剑士的职业,被所有的人誉为千年难逢的练武奇才。 十四岁的时候,她已经成为高级剑士了,半年后,她击败著名的骑士亚雷特.瑞博,一时声名迭起。但是,在第二年当她准备参加晋级骑士仪式的时候,她的性别却被人揭露了。虽然她没有成为一个骑士,但其武名和艳名,却传遍了亚丁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就是这个高傲刚强的女子,当无数贵族子弟前她家里求亲的时候,都被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的答复是:只有能够击败她的人,才有资格向她求婚。 而当年哈维就是当年她最狂热的追求者之一。 她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听说过,当年在大庭广众之下,尤文达不但拒绝了少爷的爱意,而且狠狠的侮辱了哈维,发誓绝对不会嫁给少爷。 莲柔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萝月,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我记得少爷的那些狐朋狗友的口风极紧,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忘了,我掌握着少爷的财政大权,这一次他提出了我手上全部的十五万金币,我当然要打听一个明白。消息是千真万确的,莲柔,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今天晚上去看一看哈维是怎么来赢这个赌约的? 这个……莲柔有一点的迟疑,虽然她平时是一个很乖的女孩子,但是这一次的诱惑太大了。 看着一脸企盼的萝月,莲柔终于明白了萝月的意图。